赖床

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爆炸

灵幻背后刀疤:

参加【灵幻新隆养成】活动写得30岁隆的新年
赖床的灵幻大师真可爱ヽ(*´з`*)ノ
期待大家其他年龄段师匠的作品啦,大家新年快乐!!!


所有的一切都是甜黑的,柔软的,羽绒被松软温暖得不可思议,把人包笼起来,沉入一片潮湿泽泞的梦中。黑甜的梦里没有什么,只有缠绕在指尖的细柔和抚慰过全身的暖意,让人觉得安全舒适,一个指头都不想动弹,只合着眼,缩在被褥之间,沉在寂静之中。
在朝阳跳跃过窗帘缝隙落在凌乱的单身男人床上时,被明亮的光透过眼皮照耀出一片橘红的男人睫毛微不可见地动了动,也不睁眼,只在喉咙里哼哼着翻了个身,露出金色的后脑勺被阳光晒得暖呼呼的,又把被子拉上去些到鼻子下面,继续暖和和地沉入另一段睡意里。
正值隆冬,抠门,哦不节俭的男人的屋里电暖开得不大足,微冷的室内温度反而更让他像冬眠的熊一样抱起腿缩成个毛团团,只留金色的脑袋半露在外。他的意识浮沉着,时而被窗外车喇叭响声唤起一点零星的清醒,转头又睡入甜黑的世界里,所有的温暖和舒适都塞在他的被窝里。
一阵声音穿过睡眠的雾霭传入他的耳朵,钥匙碰撞的声音,门锁开启的声音,窸窣的换鞋声,几人轻轻的讨论声,所有话语都是模糊的,在他的梦境边缘变成凌乱的字符线,也卷入他的梦境之中。
“师匠还没醒啊……”
“宿醉吧,灵幻那家伙昨天明明不能喝还硬灌了一瓶,瞎逞能……”
“……那我去给灵幻先生热点粥吧,拜托影山君去叫醒他了……”
“切,明明之前自己热火朝天的组织参拜第二天去温泉旅行,结果前一天晚上偏要喝那么多……”
“律……”
缩在被窝里的男人动了动,逃避似得把被子又拉高一点,似乎潜意识里要与终断他赖床大计的任何人抗争到底。昨天一起去寺庙做了新年参拜后聚餐时多喝了两杯,后面的事就隐约记不清楚了,似乎是被酒窝还是芹泽扶回来的?还是抱回来的?不不不,不能那么丢脸吧,三十岁的男人还被人抱着……太丢脸了……
“师匠?”少年的声音,影山茂夫正在变声期的尾巴上,这两年个子抽条得厉害,嗓音也沙哑起来,显现出所有少年人过渡向一个成年人的节点特征,当然也包括心性越发成熟。缩在被窝里的男人隐约觉得弟子呼唤自己的声音有些宠溺和无奈,大概是错觉吧。他仍面向着墙,冬眠的小熊一样缩着,紧紧抱着腿,假装什么都没听到。身后床垫陷下去一块儿,弟子的手轻轻落在冬眠熊的被子包上,却没再动作。
“灵幻先生也太邋遢了,参拜和服都没有收好,就这么扔在地上。”影山律的声音和着窸窸窣窣收整衣服的声音响起,这个孩子也长得快的惊人,这些年常常来相谈所帮忙的他在灵幻眼前悄然变化着,嘴巴虽然还是一样的坏,温柔的性格却也无法隐藏。
“叫灵幻先生起床吧,粥已经煮上了哦。”芹泽的声音。这家伙什么时候也会细心地煮饭照顾人了啊,明明刚来的时候还对自己只能煎个蛋热个速食餐的单身汉标配手艺崇拜不已,现在每次来自己家拜访时都没有自己的用武之地了呢……灵幻迷迷糊糊地想着,感到茂夫的手拍了拍自己,又拍了拍:“师匠?师匠?”
啊啊再一会儿就好,粥也得一会儿才能吃吧,再睡五分钟啦茂夫,让你宿醉的辛苦的师匠再睡五分钟……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坚定地不动弹一下。
“灵幻这个家伙,这个年纪了还赖床啊,真搞笑。”小酒窝懒洋洋地迈进男人凌乱的卧室,在之前某次任务中他们除掉了寄居在某个没有亲人的植物人身上的恶灵后,小酒窝就占了这个男人的身体整天在相谈所瞎晃,有的时候跑得没影,有的时候晚上就往灵幻家沙发上一窝,不幸睡得比较晚的几次,灵幻那边呼噜声已经响起来了,就吼一嗓子把人吵醒,你来我往对骂几句才哼哼着入睡。第二天起来大爷一样坐那儿等灵幻做好早餐,拎着西装外套去相谈所接客,中午就懒洋洋跟着灵幻去拉面店呼噜呼噜吃加了四块叉烧多放辣椒胡椒的拉面吃得满脸油星儿。
身为恶灵酒瘾还那么大的你才搞笑呢……昨天拼酒一败涂地的男人迷迷糊糊得在脑子里反驳着,突然觉得被子被猛地一掀,两只冰凉的爪子就按在自己肚子上:“嗷嗷嗷嗷!!凉凉凉!!”
男人猛地从黑甜梦境和吐槽里一跃而起,终于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天然黑的弟子正把他刚在室外走了很久冻得冰凉的手摁在自己身上,见男人醒了,看着他支楞八翘的金发微微长出的胡茬和又惊慌又有些迷糊残留的眼睛,黑发少年微笑:
“早安啊师匠。”

评论
热度(105)
 
 
 
 
 
 
 
 
 
© 楚雨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