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窝灵】欺诈与被欺诈(3)

我的老天爷!!!!!!!!沃!!!!!!!!!爱死鼠总!!!!!!!爱死你啊!!!!!!!!师匠打算吓人那段可爱得满地打转。这人怎么这么可爱。吓别人都做不好我的天我的萌点被戳爆了我的妈呀。。然后最后!!!!!!!!!!这是个真吸血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终于看到吸大leg根的纯种吸血鬼了!!!!!!!小酒窝满心wtf灵幻你解本大爷裤腰带干啥?哦哦哦哦哦吸血哦白激动了。谁特么发明地在大leg跟吸血啊吸点其他的更有意义的东西不好吗!!!!!!

甜甜圈:

神父小酒窝/吸血鬼灵幻


送给升爸爸 @升虫国 


爱你一万年!!!


食用愉快!!!!






3.


 


回到教堂,灵幻重重叹了口气。怎么看时间他是都没可能回家的余地了,太阳正逐渐由天边升起,困意则源源不断地席卷他。


 


“你这里有能睡觉的地方吗?”


 


脚一落地灵幻想自己困得快要晕厥,干脆就懒洋洋地依靠着小酒窝这样问道。他打了一个哈欠,谁料对方一下子挪开位置,失去依靠的灵幻惊讶地手舞足蹈试图找到平衡,最后在神父的取笑声中被扶住。


 


“应该有吧。”小酒窝好笑地面对灵幻生气的嘴脸,领着他往地下室的方位走去:“不过这里只有床,没有棺材。”


 


“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吸血鬼睡棺材那一套吗?”


 


“这又不是本大爷发明的睡觉方法,别怪到我头上来。”


 


灵幻闷闷地哼了一声。他跟着小酒窝走下楼梯来到黑漆漆的地下卧室,随手拦下神父想要开灯的动作——吸血鬼的视力让他在黑暗中看得格外清晰,摸到床他就躺了上去。


 


身为恶灵的神父也在原地看了他一会儿,对小酒窝而言在黑暗里看得清楚也毫无问题,所以观察完灵幻的一举一动后他就打算转身离开。


 


“喂。”吸血鬼忽然叫住了他。小酒窝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听见灵幻一本正经地说:“别再趁着我睡觉就想要杀了我。”


 


“本大爷要是想要动手,你就不会活着来到这里了。”距离礼拜还有一段时间,小酒窝难得好脾气地跟对方解释:“灵幻新隆——你没你想象的那么聪明。”


 


“不要随便质疑吸血鬼!”


 


“是一个睡在都不知道名字的家伙给的床上的吸血鬼。”神父迈开步子,笑意浓稠,“还真是不让人‘质疑’。”


 


“你并没有告诉我名字吧。”灵幻感觉自己再生气一点点应该就能从困意中挣扎出来了,这家伙说话怎么这么讨人厌,“我想知道啊。”


 


“等你睡醒。”


 


小酒窝笑着丢下这句话离去,走之前关上门,留下灵幻一个人气呼呼地在床上滚了两圈,没一会儿就压着太阳攀上高空的时间睡着了——地下室的好处在于没任何光线,熟知时间流逝却不用面对阳光的知觉使他倍感舒适。


 


神父则开始了今天的工作。其实来往教堂的总是这几张脸,无忧无虑的年轻人也不会常来这种地方——他们走运的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唯有不幸的人常常出入此地,和他诉说种种遭遇,相信自己的信仰能由他传达给上帝。


 


人类活着的时候或多或少都有些脆弱的缺憾,在小酒窝眼里,自己是早已摒弃它们——当他从别人身上看见的时候,难免会泛起一股事不关己的愉悦之情。他以此作为工作的动力,权当为“活下去”的念头增添几分诚意。


 


所以等到灵幻再度被饿醒,时间已临近傍晚。神父的工作快要收尾,脚步声踏在静谧的地下环境,越靠越近,让灵幻刚刚苏醒来的捉弄人的念头蠢蠢欲动——他小心地依靠着吸血鬼的移动速度躲到了靠门的一边,准备在黑暗中吓吓这位管他是恶灵神父还是什么的家伙。


 


最后一步脚步声停了。灵幻举起了手像幼稚鬼会做的那样咧开嘴,他能刺破人皮肤饮血的利牙暴露在外,双手张开作势要掐住来者脖子的模样——所有能够吓到人的准备他都做足了,吸血鬼在黑暗中静静地等候神父步入陷阱。


 


可惜了意外发生的太突然——神父一只手按开灯的时候,突兀的光亮差点让吸血鬼以为自己会消失在电灯泡下,他准备十足的吓人功夫到头来给了自己当头一棒。


 


“你想做什么?”


 


而且完全被对方看穿了。小酒窝满含笑意地问这个问题时,灵幻正捂着眼睛躲在门背后的缝隙里——如果触碰到他的话,还能发现吸血鬼少见的浑身发颤。问的问题根本不是真心在问,灵幻愤恨地意识到神父可能早就算好了有这一招,才特地开灯作弄自己。


 


“这个问题应该是我要问!”灵幻蒙着眼睛,小心翼翼地张开一些手指,适应着透过缝隙间的光亮,慢慢捕捉到神父的身影:“你想做什么?”


 


“叫你起床。”小酒窝似乎感知到了他的视线,便向他走来。吸血鬼本能地往阴影里缩了一下,冰凉的手背便被人类的体温所覆盖。他的一只手被强硬地挪开,灵幻紧闭着眼睛,感到有拇指摩挲过他的眼皮,神父轻声问道:“饿了吗?”


 


那只带有人类体温的手在动,从他的眼睛,随着这个问题慢慢来到他的嘴角。小酒窝居高临下地盯着灵幻,看他紧闭着双眼,微张的嘴唇在自己指尖。


 


这回还要用催眠吗,恶灵侧过脑袋猜测对方还会不会拒绝。他并非第一回见到有意识地拒绝饮用人血的吸血鬼,只是没想到灵幻能在尝下第一口后没把自己给吸干——会不会是狡猾的吸血鬼的演技,小酒窝想到贪得无厌这个形容,犹豫着该如何让吸血鬼再度沉陷于本能的欲望。


 


他们僵持着,地下室的气氛冰冷又沉寂,连吸血鬼滚动喉结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神父了然,正准备将手掌抚向对方的后脑勺,给对方最后的一层底线推波助澜时,就被猛地按倒在了地上——后脑勺敲在地板上的疼痛感让恶灵肯定这是吸血鬼的报复心理,眯起眼睛看着拿回主导权的灵幻,坐在他身上,睁开的眼睛里带着星点红光。


 


“身为本世纪最强大的吸血鬼,外加除灵师——我想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从前半句开始,小酒窝就想这家伙又要开始胡说八道了吧,但看他就这样说话也很有意思的样子,就没作打断,听了下去:“在我想回去之前,你这具人类的身体的血液供我饱腹,我就不把你逐灵了。”


 


“你本来就逐不了吧。”


 


“你想试试吗?”


 


不用试都知道,小酒窝没打算忍住笑——他在大笑间干脆地点头同意了灵幻的条件,而在对方忽然开始解他腰带时及时地捉住了灵幻的手。


 


“做什么?”


 


“吃饭。”吸血鬼拍走他的手,动作迅速地将他的裤子褪下。


 


这种情况纯属意料之外,叫小酒窝都一时瞠目结舌。


 


他眼睁睁地看着灵幻低下头,嘴唇贴附在了他的大腿根处。


 


 


TBC

评论
热度(36)
  1. 楚雨荨甜甜圈 转载了此文字
    我的老天爷!!!!!!!!沃!!!!!!!!!爱死鼠总!!!!!!!爱死你啊!!!!!!!!师匠打算...
 
 
 
 
 
 
 
 
 
© 楚雨荨 | Powered by LOFTER